首页 > 财经 > 证券市场 |正文
患者投诉临夏6医院:强加药费 手王桂权术费贵三甲4倍
2019-06-12 19:45:51 | 来源:中国新闻网 | 作者:

原标题:治疗中强加药费、手术费贵三甲4倍,患者投诉临夏6医院

从手术到出院,马平妻子的病,前前后后共花费11000余元。但甘肃省一家三甲医院负责人表示,马平的妻子如果在该院治疗,同样的问题,总价最高不超过2600元。

新京报讯(记者 李英强)2015年8月,马平(化名)的妻子意外怀孕后,前往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临夏市的现代妇科医院检查。没想到,医院却向她下了生死判决:卵巢囊肿、宫颈糜烂,保孩子还是保大人,二选一。

无奈之下,马平的妻子做了人流手术并住院6天,花掉11000元。之后,马平咨询当地公立医院被告知,现代妇科医院费用偏高。

甘肃省一家三级甲等医院负责人告诉新京报记者,同样的诊疗项目,该院最多2600元。

6月12日,临夏州现代妇科医院。之前,该院为马平的妻子违规进行人流手术等,共收费11000余元。新京报记者 李英强 摄

2019年6月8日,临夏市公安局发布《征集临夏协和等六家医院违法犯罪线索及敦促涉案人员投案自首》通告,包括马平妻子就诊的现代妇科医院在内的6家医院,存在医疗经营过程中夸大患者病情、虚增医疗项目、肆意加价收费、篡改医疗数据、超范围或无医疗资质人员从事治疗等问题,涉嫌非法经营、敲诈勒索、诈骗、强迫交易等违法犯罪。

6月11日,马平告诉新京报记者,他已向警方举报现代妇科医院的违法犯罪线索,民警说被他举报的医生已被抓获。报案时马平还发现,警方正组织本案的多名被害人辨认嫌疑人照片。

一台小手术11000元

2015年8月,马平妻子意外怀孕。夫妻二人担心孩子出生后不健康,于是找到临夏市解放南路的现代妇科医院(下称“现代医院”)。“医院牌子上的字眼,一看就像看女人病的医院。”马平说。

就诊前,马平特地到现代医院咨询,导医满脸笑容地接待了他,并告知可从医院网页上预约就诊,而且还有优惠。在医院网页上,在线医生纪某花主动与马平交流,自称是从兰州来临夏坐诊的妇科专家。

当年8月26日,马平陪妻子如约到现代医院就诊,纪某花安排其做B超检查后表示,马平妻子为卵巢囊肿、宫颈糜烂,而且还是宫外孕,孩子要打掉,不然对大人有生命危险。

“纪医生还说了香港一个著名的歌星,比你有钱吧,有钱还是治不好宫颈癌死了。”6月11日,马平向新京报记者回忆,纪某花称妻子的病是刚从宫颈炎发展到宫颈糜烂,但已经很严重了,如果再不治恶化成宫颈癌,再多的钱也治不好。夫妻二人商量后决定,做人流,保大人。

现代妇科医院挂出的纪某花的专家简介。新京报记者 李英强 摄

纪某花称,现代医院的人流手术有三种套餐,一千多元的术后恢复慢;二千多元的恢复较快,对人伤害小;五千多的是无痛。考虑到经济状况,马平和妻子选择了第二种。

当天,马平便向医院交纳了术前检查费以及人流手术费、切除卵巢囊肿费、宫颈糜烂物理治疗费共四项,总价7000余元。因为身上现金不足,他还在医院大厅的ATM机上分两次取了5000元现金,一次3000元,一次2000元。马平提供的农业银行交易明细清单上,显示了上述两笔支取现金记录。

此外,清单还显示2015年8月27日,马平分别支取了1000元、500元;2015年8月29日支取500元。取款交易地点、对方账号和户名,均显示为同一代码:27XX99-27XX99-14XXXX00。

马平说,取款都是在医院的ATM机上支取的现金,此外,家人还向医院另外交纳了现金2000元。这四笔共4000元,是妻子住院期间每天换药的费用,以及宫颈糜烂物理治疗的费用,每天少则600元,多则900元。从手术到出院,前前后后共花费11000余元。

妻子出院后大约两个月,马平咨询了当地的公立医院,得知现代医院收取的手术、治疗费用过高。

6月12日,甘肃省一家三甲医院负责人告诉新京报记者,马平的妻子如果在该院治疗,费用如下:卵巢囊肿剔除术单价1490元,无痛人流术单项810元,宫颈糜烂一般无特殊治疗只检查相关两项,宫外孕一般就是B超检查100余元,总价最高不超过2600元。

此外,临夏市卫健局证实,现代医院根本未取得《母婴保健技术服务许可证》,开展人流手术属严重违法超范围诊疗。

治疗过程中强加药物治疗

无独有偶。陈峰(化名)在临夏新阳光男科医院(下称“新阳光医院”)就诊时,遭遇了强加药物治疗项目。

2018年11月,陈峰前往新阳光医院检查早泄病症。一名刘姓医生检查后告知,陈峰患有前列腺炎症,并对其进行了尿道插管清洗排毒治疗。

6月10日,陈峰告诉新京报记者,治疗前,医生告知药费和清洗费7200元,他虽然觉得价高,但还是付款了。付款后,陈峰的手机被医生放到距离自己很远的地方,治疗约半小时后,医生突然说要想痊愈,还须用他们的一种药,而且要分8组治疗,每组5500元。

陈峰当即告知刘医生,自己没钱了,不再治疗。但刘医生未对其终止治疗,尿道上的管子一直插着。直到陈峰尿道疼痛难忍,答应买下一组药,并在用药知情同意书签字后,刘医生才归还其手机付款,并安排护士为其拔下管子,终止治疗。

6月13日,临夏市新阳光男科医院,楼道内一片狼藉。新京报记者 李英强 摄

从新阳光医院离开后没几天,陈峰便通过全国12315互联网平台举报。

临夏市市场监管局出具的一份《12315互联网平台消费举报单》显示,2018年11月26日,陈峰举报新阳光男科医院侵害消费者人格尊严、侵犯消费者人身自由。举报具体内容,与上述反映情况基本一致。

陈峰告诉新京报记者,在临夏市市场监管局介入调查后,新阳光医院退还其诊疗费用12000元。

行政处罚难起震慑作用

临夏市卫健局提供的一份《关于民营医院开展专项检查工作汇报》文件显示,2017年至今,临夏协和医院、博爱医院、现代妇科医院、华山医院、新阳光男科医院、同济医院等6家民营医院因涉超范围经营、擅自发布非法医疗广告等多项违法行为被多次处罚。这6家医院也是临夏市公安局此次通报的6家涉事医院。

其中,现代妇科医院于2017年、2019年,两次被处罚5000元;2018年至2019年,临夏协和医院被处罚16000元、博爱医院被处罚5000元、临夏同济医院被处罚4000元、华山医院处罚5000元、新阳光男科医院被警告一次。

对于上述6家医院为何屡次违规被罚却屡教不改,6月11日,临夏州卫健委综合监督执法局局长赵仲辉表示,民营医疗机构一旦与患者发生医疗事故纠纷,双方多选择私了,从而给监管造成盲区。

临夏市卫健局提供的执法检查笔录显示,2017年9月12日,临夏同济医院超范围开展诊疗,医师违规为患者开具堕胎药处方;2018年4月18日,临夏协和医院未取得《母婴保健技术服务许可证》,擅自为患者做人流手术。

“依据母婴保健法,未取得国家颁发的有关合格证书,施行终止妊娠手术或者采取其他方法终止妊娠的,在致人死亡、残疾、丧失或者基本丧失劳动能力的情况下,才会依照刑法追究刑事责任。”赵仲辉说,但卫健部门检查发现的这些案件,还没有严重到追究刑事责任的程度。也就是说,如果只是行政部门对他们的违法行为进行处罚,难以起到有效的震慑作用。

赵仲辉还向新京报记者透露,2019年5月,临夏州开展《十大领域专项整治整顿专项行动》以来,除上述6家民营医院涉案被追究刑事责任外,康乐县协和医院也因涉嫌违法违规行为被卫健部门通知停业整顿。

新京报记者 李英强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