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本站

外地国资频频出手 两长沙上市云梦睡虎地秦简公司易主

2019年02月20日 08:18:00来源:中国新闻网
外地国资频频出手 两长沙上市公司易主 2019.06.10 22:26:38新浪财经-自媒体综合

来源:e公司官微

在各地国资频频出击,搜罗外省上市公司控制权的时候,湖南长沙则成为了他们的“猎场”。

今年以来,长沙工程机械“三驾马车”之一山河智能(002097)南飞已成定局,广州国资将其收入囊中;多喜爱(002761 )则拟通过资产置换及发行股份的方式吸收合并浙建集团,交易完成后,多喜爱实际控制人将变更为浙江省国资委。

梳理各方意图来看,两家湖南上市公司均为民企,公司实控人转让控制权均为解决质押问题带来的资金困局。接盘的广州和浙江两家国资,前者称是战略投资者身份入主山河智能,根本目的是为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浙建集团控股多喜爱则是为国有资产的借壳上市。

一位接近湖南国资的人士向证券时报记者表示,不管上述两国资最终目的如何,其在湖南“猎取”上市公司控制权的动作,都是当地政府对所属国资资本化运作需求所致。

外地国资将控制两长沙上市公司

回溯山河智能、多喜爱“易主”两地国资经过。

山河智能2018年12月19日晚间公告,公司控股股东何清华与广州万力签订《股份转让框架协议》,何清华拟通过股权转让以及委托表决权的方式,促使广州万力取得上市公司控制权。广州万力的实际控制人为广州市人民政府。

根据协议,何清华拟将其所持有的部分公司股份合计6544万股普通股(占公司总股本的6.20%)转让给广州万力及/或其关联方,并将其所持有的山河智能8%股份所涉及的表决权、提案权委托给广州万力及/或其关联方。

1月30日晚,山河智能进一步披露权益变动公告,何清华拟将所持公司6.2%的股份转让给广州万力,转让总价5.24亿元。同时,何清华拟将所持公司8%股份所涉及的表决权、提案权等相应股东权利委托给广州万力。

此外,广州万力拟受让公司其他股东所持的8.16%股份,其关联方广州恒翼拟受让其他股东所持的6.08%股份。

至此,广州万力实际控制山河智能28.43%的表决权同时,广州万力表示,未来不排除在合法合规且不违背相关规则和承诺的前提下,选择合适的时机继续增持上市公司股份。

5月28日,山河智能董事会换届选举,广州万力共获得6个非独立董事席位中4个席位,将公司正式纳入控制之下。

再来看多喜爱。公司4月14日晚公告,公司控股股东陈军、黄娅妮夫妇拟将所持有的6086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9.83%),协议转让给浙江省国资委旗下浙建集团,转让价款12.53亿元。若转让最终完成,将导致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

公告还称未来12个月内,浙建集团或其关联方拟利用上市公司的平台有效整合优质资源,通过资产注入或其他方式继续增持公司股份。

多喜爱5月13日晚间公告,公司接到公司原控股股东陈军、黄娅妮的通知,其协议转让给浙建集团的公司29.83%的股份已办理完成过户登记手续。

高质押比例风险促企业“换主”

山河智能在湖南工程机械产业中占有重要地位,而且近年工程机械行业全面复苏,山河智能业绩也水涨船高。

2018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7.56亿元,同比增长45.64%;实现净利润4.29亿元,同比增长170.84%;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6.53亿元,同比增长65.73%。

今年一季度山河智能依然延续高增长趋势。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6.51亿元,同比增长37.1%;实现净利润1.58亿元,同比增长42.5%。

在此情势下,山河智能实控人何清华包括湖南国资为何让公司控制权旁落广州国资?

“股权质押给公司带来巨大风险,”何清华向证券时报记者坦承,虽然公司基本面很好,但高比例质押让山河智能面临诸多不确定性。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年报显示,何清华约90%持股处于质押状态。此外,金鹰基金、创金基金、金元基金、苏州鲁鑫等此前参与认购山河智能定增的股东所持股份在2018年10月解禁,山河智能面对不小解禁压力。

此时,何清华不得不通过转让股权的方式缓解质押风险。因为公司本身质地不错,且整个工程机械行业处于复苏期,山河智能吸引包括湖南国资在内的20多位战略投资者。

何清华表示选择广州国资的原因是:广州方面的理念更开放,溢价更高。此外山河智能在研发实力上突出,但在营销和整合外部资源上是短板,广州万力能有效弥补公司上述弱项。

广州国资的诚意也让何清华心态反转,他说,“以前是被动接受,现在是主动对接。”

虽然让出了控制权,但何清华表示,广州万力的姿态是以战略投资者身份进入公司,山河智能也因此而获得了新的发展机遇,”我认为,坏事变成了好事“。

公告显示何清华的股权质押风险正走向缓解。截至5月13日,何清华累计质押股份总数为1.87亿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71.60%,占公司总股本的17.22%。

不过,此前湖南省市两级国资通过帮扶融资以及战略入股等方式参与纾困多家当地上市公司,山河智能为何与本地国资擦肩而过。何清华对其中情由并不愿多谈,仅表示,山河智能优先寻求湖南纾困资金,但后因种种原因功亏一篑。

与山河智能相同,多喜爱计划转让股权前,实控人同样面临高质押风险。

2018年年报显示,陈军、黄娅妮分别持股多喜爱28.51%(约5816.2万股)、22.34%(4556.8万股)股权,第三大股东舟山天地人和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多喜爱16.62%股份。年报显示,上述股份全部处于100%质押状态中。

证券时报记者获悉,去年12月,多喜爱公告实际控制人陈军多方推进股权转让事项。

而据知情人士透露,浙建集团拟接手多喜爱是因为“缘分”。因为当地国资资本化需求,浙建集团想快速获得A股上市平台,“到目前为止,各步骤进展顺利。”

资本化需求推动地方国资接盘

广州国资入主山河智能诚意让何清华动心,除高溢价外,广州万力方面还无意改变公司经营架构及战略方向,其更多关键词则指向协同与发展。

5月28日,公司董事会换届选举中,广州万力共获得6个非独立董事席位中4个席位。其中,值得一提的是,公司创始人及原实控人何清华依然留任董事长。

广州万力派驻公司董事及新任法人代表付向东明确向证券时报记者表示三个“不变”:主业不变,团队不变,注册地不变。

付向东表示,广州万力受让山河智能股权,主要目的还是保持国有资产保值、增值,“公司投资核心更多考量公司掌舵人及其团队,从公司发展角度来说,我们对何清华有信心,加上其后双方的协同效应,本次合作只会对山河智能产生好的影响。”

广州万力控股股东万力集团总经理黄勇认为,集团公司在橡胶、化工等板块可以与山河智能装备进行业务协同。此外,国有企业基因也将有利于山河智能在特种装备以及航空装备上的拓展。

更重要的是,广州国资入主让山河智能获得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中的发展机会。何清华透露,此后公司将实施“一体两翼”发展战略。一体是指山河智能公司本体,两翼是指湖南与广东两大战略要地,“特别是国家正在推进的粤港澳大湾区。”

与广州国资入主山河智能的意图不同,浙建集团则是为获得上市资本平台。据知情人士透露,浙建集团接手多喜爱,是因为浙江省大力推进的“凤凰计划”。

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10月,浙江省政府宣布实施推进企业上市和并购重组的“凤凰行动”计划。计划展望,预计到2020年,力争境内外上市公司达到700家,重点拟上市企业300家,实现数量倍增。

据悉,浙建集团也曾考虑IPO,但后因资产整理及时间进度的原因放弃,转而选择借壳多喜爱。

按照规划,吸收合并完成后,浙建集团将注销法人资格,多喜爱作为存续主体,将承接浙建集团的全部资产、负债、业务、人员、合同、资质及其他一切权利和义务,浙建集团持有的多喜爱股份将相应注销。

上述交易完成前,多喜爱的主营业务为家纺用品的研发设计生产、委托加工、品牌推广、渠道建设和销售业务,以及新材料面料的应用研发和生产业务;交易完成后,上市公司主营业务将变更为建筑施工、基础设施投资运营、工业制造及工程服务业等。

目前,浙建集团尚未推动进行多喜爱的董事会全面改选,据上述人士表示,因为浙建集团对家纺行业并不了解,其并不想因仓促改变治理架构影响公司经营和市场波动,“后续可能涉及资产置出和注入一系列方案,浙建集团希望一步步走稳走好,包括改变注册地址等暂时都未考虑”。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 视频

[责任编辑:]

相关内容

京ICP备1187号 京ICP证13248号京公网安备1101291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219号

关于我们|本网动态|转载申请|联系我们|版权声明|法律顾问|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6-10-532